一个月前,工作刚刚稳定下来,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领导对自己也不错,虽然工资不高,但足以解决基本之需。这是我给自己圈出的舒适圈——不用十分努力,生活也不用吃力,这样的生活状态持续了三个月。
  突然有一天,单位下发了一份关于家风演讲比赛的活动通知。异常强烈的表达欲望让我蠢蠢欲动,跃跃欲试的念头在脑海疯狂闪烁。
  当打开报名表时,我却犹豫了: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演讲学习培训,而且自己在语言表达上存在着巨大的缺陷,我有资格去参加吗?这会是自取其辱吗?两股力量在激烈地较劲着,最后,内心的胆怯和恐惧战胜了自己想要尝试、想要突破的初衷。
  那天,我非常颓然地回到自己的舒适小窝,打开朋友圈,一条动态吸引了我:
  它在我的心中激起了猛烈的浪花,原本被拍晕在沙滩上的我,再次被推向了大海。
  当我嗅到新希望、新生命的气息时,我不顾一切地往深海奔去,哪怕明知道自己有可能会触礁、会遇到漩涡、激流。
  我咬着牙,交了一笔昂贵的学费。当我看着辛辛苦苦赚来的工资“嗖”地一下就从自己的账户消失了踪影时,心里一阵阵地发疼。
  但我必须告诉自己:平凡虽然可贵,但人不能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碌碌无为。既然钟情于远方,便不顾风雨兼程;既然钟情于学习,就不能三心二意。坚定了信念,就该无怨无悔。
(一)站在台上的人真的比我优秀吗?不,他们只是比我更有勇气而已
  在开课的自我介绍环节,我说:“我接触演讲已有四年之久。她就像一个妩媚动人的小姑娘,而我就是对她倾心爱慕的男子,由于过分羞怯,我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有一天,当我发现她渐行渐远时,一种失去的恐惧让我鼓起了勇气,站在了这里。很高兴,能和勇敢的、优秀的你们相识……我的单位近期在举办一场关于家风的演讲比赛,很想参加,但又无法说服自己紧张、害怕的心。我总认为他们资历比我深,语言天赋比我强,学问比我深……我以什么资本竞争过别人?我连自己的恐惧都战胜不了,如何赢得了对手?所以,至今,我还没在报名表上写下我的名字。”
  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加油,你是可以的。”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刚刚认识的新学员。紧接着,一个、两个、三个……更多鼓励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眨着微微被泪水沾湿的眼睛,带着丝丝哽咽:“比赛的现场不似这里的课堂,无论你说得精不精彩,只要你有勇气站在台上,就会有人给予你鲜花和掌声。”在那一片刻,我感受到了一种肃穆的气氛正在蔓延,大家都似乎认同了这个观点。
  当我们还沉浸在真实比赛就像猛虎,随时向自己示以獠牙的恐惧时,讲台上的一束灯光亮了起来。老师款款地走向光晕中,手指着右边墙上的字,用比平常大了几分贝的声音,激昂地说道:“著名雄辩家丘吉尔曾说,一个人能面对多少人讲话,他的成就有多大;罗斯福曾言,我们唯一应该惧怕的东西就是恐惧本身。”
  不曾惧怕过的人,不会抱有任何希望。老师接着说:“你说你资历比别人浅,但我们要明白每一阶层的人都应该有属于他的思想,我们不能用一个领导的高屋思维去否定一个普通职工为底层发出的智慧宣言;你说你语言天赋不比别人强,但我们可以看到你的文采斐然;你说你学问不比别人高,但我们能感受到你看问题的深邃。这一切的担忧,都是你用来掩饰自己缺少勇气的借口。你既然想享受站在讲台上畅所欲言、为自己发声的快感,你就应该有敢站台、能站台的勇气。来自讲台的一切恐惧,都只是我们个人的想象罢了!”
  当我正在陷入沉思时,老师轻轻地在我的右边肩膀上捏了捏、揉了揉,温声细语地说道:“你刚刚不是说得很好吗?既表达了自己的心声,也获得了观众的掌声,这不是你最想要的吗?记住:演讲台不是一个斗智、斗武的竞技场,而是一个勇气的较量地。把你害怕的心都放肚子里吧,要是你能参加那场演讲,如果没有掌声,老师负责。”
  在这一阵笑声中,我似乎感受到了来自讲台的感召。虽然体内的恐惧并没有因此而消失,但我的目标更加明确和清晰化了,知道自己要什么、该如何做。既然钟情于演讲、喜欢当众讲话,便不应止步于台前、止步于胆怯。
(二)人,其实是在一瞬间长大的
  很多良好的习惯,都是从不习惯开始的。我们不习惯于站在讲台上面对着或多或少的观众手足无措的感觉;不习惯于在陌生人面前诉说自己的故事;不习惯于自己演独角戏,被听众冷落的孤独和失落……这些不习惯,让我们畏葸不前。
  可当某一天,我们敢于平静地面对这些不习惯时,我们会发现它们只不过是伪装强大的纸老虎而已。在课堂上,我们做了一个小游戏:用手狠狠地扯自己的脸皮,然后将“它”大力地甩在地上,当手扯住脸皮往下拉的一瞬间,脸部的疼痛猛烈地传遍了全身。
  随后,老师问:“现在没脸没皮的你们,是否还在意别人的目光?能否将这些不习惯于讲台,不习惯于当众讲话都改过来,让自己喜欢上台的感觉,喜欢当众讲话的快感?
  刚开始,大家都在观望和等待。当第一位学员信步走向讲台中央,带着略显羞怯的微笑面对着我们的时候,体内传来了一声呐喊:“上啊!害怕迈出这一步,你就永远都是懦夫!”一个、两个、三个……二十多个人纷纷站在了讲台上,唯独自己坐在台下,如同被审讯的刑犯一样。
  当时整个教室的空气都像凝滞了一般,他们都在用眼神给予我鼓励,向我伸出了无形的手,平静地等待着我踏出第一步。
  彷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我走出了令自己难以忘却的那一步。在右脚伸出的那一刹那,我似乎觉得自己像从鸡蛋壳中钻出来的小雏鸡一样,欣喜而贪婪地看着一个崭新的世界。
  你是选择“相信而看见”,还是选择“看见而相信”?都无所谓,只希望在这篇文章里能找到你想要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最大的欣慰。
  (本文内容来自新励成学员陈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