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属于表达者的时代,机会总是青睐于那些够恰如其分表达的人。表达时,如果讲得太细,怕被人说啰嗦;加快节奏,又可能有人跟不上。如何把握表达内容的分寸,成了困扰了许多表达者的难题。
  表达里有一个常见误区:总想内容可以满足所有人。事实上,正如没有任何一个笑话能够逗乐所有人,也没有任何一个公众表达能够让所有听众都满意。表达者,要思考的不是如何迎合所有人,而是要思考:这次表达要迎合哪些人,要让哪些听众感到满意。
  这在传播学上,叫做——听众顺从。意思就是要根据目的和场景,有所侧重地以某部分听众为对象来进行内容的顺从,务求让目标听众满意。听众顺应有三种情况,我逐一分析。
一、多数顺应
  顾名思义,表达者根据大多数听众,来准备的发言内容。多数顺应,要求演讲者把握大多数群体,用他们听得懂,喜欢听的语言进行表达,让表达“更接地气。”例如,毕业典礼上的致辞是典型多数顺应。
  近几年网络热词,更生活化的语言都出现出在各大高校的校长毕业致辞上,深得学生喜欢。2019年苏州大学校长熊思东在毕业典礼上致辞,用一组大数据回顾了同学们的大学生活:平均每年收20.6万件快递,66.5%同学脱发,1/3同学坚持单身……
  最后熊校长用幽默的风趣的语言祝福了即将毕业的学生:“你们升高的发际线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希望你们今天就遇到心仪的人!恭喜你们C位出道!”多数顺从,讲求抓大放小,不求所有人都满意。
  同样是毕业典礼致辞,这次故事发生在哈佛大学,诺尔贝文学奖得主朱丽文教授致在致辞中说道:“同学们,你们要感谢那些教得好的教授,他们启发了大家;也要感谢那些课教得不好的教授,他们使你明白自学的重要性;更要感谢哈佛,因为是哈佛栽培了你,当然如果你不记得,校友会也会提醒你。”
  话音刚落,引得台下学生一阵掌声笑声。可能台下少数的几个教授脸色会不太好看,但取得了大多数学生的共鸣,效果也就达到了。多数顺从,要能够根据不同听众,调整表达内容。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总统是公认的演讲高手,而他的演讲稿,据说每次都是经过严格把关,幕僚团会根据听众的不同而调整演讲的主题和用词。
  面对女性为主的听众,奥巴马的演讲会更多出现“关爱、和平、信任”等充满安全感的主题;如果男性占大多数,则会突出奥巴马本人的幽默与自信,会在讲稿里加一些段子与军事行动的内容;假设听众中基督教徒比较多的话,则会引用圣经的故事,或者模仿圣经的造词遣句;如果是军事场合,则会强调勇敢,果断等比较狠的字眼,以迎合军人听众。
  所以,演讲前你最好对场地、群众要有一定的了解哦。
二、权力顺应
  权力,power,指的就是沟通对话中的话语权。沟通语境下,话语权,也等同于决定权。身份不同,拥有的话语权也不同。
  职场里,官大的话语权也大;家庭里,话语权掌握在一家之主手中;而演讲比赛中,话语权则属于少数的几个评委,而不是台下观众。有些选手没搞明白这个道理,于是通篇演讲下来,观众拍手称好,掌声不断,最后却输掉比赛。
  因此,权力顺应,首先要学会判断局势,确定话语权归属。权力顺应,审时度势,根据目标听众的偏好,精准调整。辩论比赛中,话语权在评委。辩手高手会根据现场评委的喜好,来调整表达的主题,内容,语气甚至肢体语言等。
  一次校际辩论比赛中,当我作为正方二辩对反方进行质询时,用的是咄咄逼人的口吻,视图气势上压迫对方,我方队长观察到主评委此时皱着眉头,连连摇头,就赶紧示意让我们在后续的发言中,把语速降下来,体现更多的“彬彬有礼”。果然,后面主评委聆听时,更多频频点头。
  权力顺应,关键在于观察权力者的反应,点头还是摇头,记笔记,还是玩手机,打哈欠,根据观察结果,及时地调整表达方向与节奏。
  权力顺应,甚至可以提前做功课,迎合权力者。《我是演说家》节目中广东赛区海选现场,选手需要自行选题进行演讲。朋友A在得知评委是来自某高校的中文系教授时,就在内容里加上:“有人说文学没有用,不顶饭吃,但事实上,文学能够抚慰心灵,这有时候比吃饭要更加重要。”这类赞美文学的话,直击评委内心,他也顺利晋级。
三、少数顺应
  在某些情景下,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够听得懂,要考虑到接受能力最薄弱的少数人,这便是少数顺应。比如,安全教育指南类的教学基本遵从少数顺应原则。
  乘坐飞机,屏幕播放的《系安全带》教学视频,讲解员会把系安全带的每个步骤、细节都交代得清清楚楚,甚至让你感觉过分细致,毕竟现实中,谁还不会系安全带呢。
  但是安全教学视频就是要能把所有人,注意是所有人,包括第一次系安全带的人,都教会为目的。少数顺应,用最浅白的语言,达到最广泛的传播。美国总统特朗普,毕业于常春藤名校中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但却喜欢在演讲里用短句,用“小学生”都听得懂的语言;诗人李白,常常把诗念给老婆婆听,然后修改,直到老婆婆听懂为止。他们并不是不会那些精妙高深的语言,而是选择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以获取更大的传播力度。
  少数顺应,要把意思摊开,穷举各种具体可能,减少误会的空间。少数顺应,最大难点在于,聪明是不可逆的过程,获得经验的人很难想象不懂时候的样子。这需要表达者,要把表达的内容摊开,细无巨细,列举各种情况,以减少疏漏。
  韩国犯罪题材电影《追凶者》里面有一个情节,大城市警官乔安追踪嫌疑犯来到一个偏远的乡镇,面对当地民警,他发布任务时说:“请大伙们分组在清新镇开展“地毯式搜索”,包括每一个加油站,居民楼,地下室,养商铺,车库,任何交通工具内、殖场里的每个猪圈,鸡圈等等,都要仔细检查。”
  乔安警官因为考虑到乡镇民警可能对于“地毯式搜索”的概念会有理解上的偏差,于是穷举各种具体可能,这样指令就更清晰,民警遗漏的机率也就少了许多。
  职场里,在给刚进公司的毕业生委派任务时,也请尽量使用少数原则。
  把任务内容,你想要达到的效果,不同情况的相应处理,都进行充分说明,这样新人完成任务才更可能是你想要的样子。一来二去,等双方建立了默契,任务布置就可以简明扼要了。
  马东老师有一句名言:“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大脑里的想法被表达出来后,世界上不同的大脑对此对会有不同的解读。我们无法做到让所有人都满意,所以从策略上,根据不同目标和场景,选择我们要顺应的“那一拨人”足矣。
  (本文内容转自于微信公众号“新励成口才培训”,作者simon)